以呆毛來發誓ヾ(*´∀`*)ノ

水吉企劃用

和老師愉快的出遊!

下接

其實我的手速超級慢....
神功老師人好好啊啊啊啊啊(到底

把老師寫成逗比了(土下座

然後這篇好像特別長!!!
之後開始會有越來越多回憶殺!!!

小佐藤的學姐估計是我要開的二皮(#

不過用手機搞at真的是作死啊…

-------

登場:

神宮司 灰( @林檎革命 )

應莉莉的要求就不要臉的艾特了(# 九条 莉 ( @Mrs.Edgar

佐藤 青

-------------

「呼~終於整理好了!」 
佐藤看了看乾淨整齊的房間,心裡還有些驕傲 。 
 
花火大會過了幾天後,終於放了暑假,但妹妹跟著阿姨出國、距離回來的日子還有一個月左右,所以佐藤只好自己在家。 
為了避免讓自己覺得寂寞,只能讓自己分散注意力、不去體會到襲來的黑暗,所以佐藤選擇了把原本亂七八糟的書房打掃的一乾二淨。 
原本擺放混亂無序的書本,照著類別、作者、五十音序甚至是封面色系和頁數,全部一本一本的擺在ㄧ個個深褐色的木頭書架上。 
想起來,小時候、除了琴房之外,最喜歡來的就是這間書房了! 
接著,佐藤被差點拉進了回憶的漩渦,差點忘了最重要的事。 
 
「這麼辦呢?這些CD…沒有架子可以放了啊…放在地上也不是個好辦法…」 
看著地上一大堆的CD,佐藤苦惱著。 
 
介於爸爸和媽媽的關係,家裡其實有非常多關於音樂的碟片,從幾十年前黑膠唱片到現在的CD專輯,亦或是音樂會的DVD和藍光影片。 
其實在書房了已經有ㄧ大櫃珍藏這些片子的櫃子了,眼前的CD大多是爸爸從公司帶回自己的專輯和妹妹練習聽寫的考題CD。 
 
在佐藤苦惱之時,手機突然響起了LINE的提醒鈴聲。 
看了一下,是中學時要好的學姐傳來的。 
內容是: 
今天那個XXX團的專輯發售了!!!( ゚∀゚ )我已經買了而且還有拿到海報www(ノ´∀`*)不知道你買了嗎(*゚∀゚) 
 
看完了、撇頭思考,呢喃著 
「XXX團的新專輯… XXX團的新專輯……」 
才突然想起來有這件事。 
 
他立刻回覆: 
 
我!還!沒!買!。゚(゚´Д`゚)゚。如果學姐你沒說我還不會想起來…(;´∀`)不過我好想要海報Σ(;´Д`) 
如果我現在去大概已經沒有了(´;ω;`)我好想要噢(´Д⊂ヽ妳的給我啦(X 給我啦好嘛好嘛(つд⊂) 
 
「如果要買專輯的話就要到唱片行呢…放CD的話要去買放CD的架子或是盒子呢…說不定唱片行附近會有買呢…」 
抱持這想法,佐藤決定去湊湊運氣,幸運的話說不定還會拿到海報呢! 
他在手機上打了自己要去湊湊運氣之類的話,之後並沒有注意對方的回覆。 
他大概看了看錢包裡的錢,覺得應該夠買需要的東西,將要帶的東西放入包包裡後,便把門鎖上,走了出門。 
 
從家裡到唱片行要坐電車到OO站、唱片行在XX路那邊,從車站走到XX路要先直走,然後右轉…還是左轉……啊…不知道了!算了…如果真的迷路了在問人吧…。 
佐藤在心中盤算著大概的路徑,不過從出了車站的路就不知道了…看來,又會是一番對找路的苦戰啊。 
 
從家裡到車站這段路已經十分熟悉,不出所料的順利到了,不過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關卡。 
電車因為不是上班的時間所以並不擁擠,佐藤低頭思考著路途,呆毛還不停的晃動。 
突然,一雙手輕輕的摸了摸佐藤的頭,佐藤抬頭一看,金色的短髮、纖細高挑的身材。 
 
「神宮司老師!」 
 
「果然是青君呢!啊,不小心摸了頭」神宮司說道。 
 
「沒關係的,剛剛上車的時候沒有看到老師呢…」 
 
「其實我剛才也沒有注意到你,是看到一個綠色的東西一直在晃,就是你頭上那個呆…什麼的才注意到的。」 
神宮司說完後又摸了摸佐藤的頭。 
 
「是因為呆毛啊…以前也有人跟我說過我的呆毛很好認呢... 」語畢,佐藤的眼中卻閃過一抹落寞。 
心中想著已經好久沒見到面的幼馴染,不知道她過的好不好…。
 
神宮司覺得很奇怪,明明上一秒還是笑容可掬,現在卻帶著一種寂寞的感覺,不太正常。 
 
「話說老師要去哪呢?」佐藤的問題劃破了他的思考。 
 
 
「我要去XX路那邊的唱片行,你呢?」 
 
一聽到要去的地方一樣,佐藤用充滿希望的眼神看著神宮司,頭上的呆毛還不停的亂晃。 
 
「我也是呢,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們一起去吧!」 
 
神宮司看著佐藤異常熱切的眼神和不停亂動的呆毛、加上剛才察覺到的事,心裡不禁覺得怪異,心想著這孩子是不是真的怪怪的,跟在學校的樣子不太一樣啊啊啊!怎麼辦...他是不是遇到什麼人生大事了!!!還是他忘了吃藥!!!作為老師我應該要好好關心學生啊!!! 
 
「好啊…青君你最近沒有什麼發生什麼事呢?」決定要好好關心學生的神宮司展開了攻勢。 
 
「沒有啊!」不太了解老師為什麼要這樣問的佐藤一臉疑惑。 
 
「真的嗎?」 
「恩。」 
「那你有沒有吃藥?」 
「恩?吃什麼藥?」 
 
不懂發生什麼事情的學生和急切的想關心學生的老師展開了以上無限輪迴的對話。 
 
當電車到了OO站,兩人才停止了這段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對話。 
 
出了車站後,佐藤尾隨著神宮司走往唱片行,跟隨在後的佐藤邊走邊記路,萬一迷路了,說不定還可以自己找到去路。 
不過每次這麼做時只是單純的浪費腦容量罷了,就算真的記得路、真正要找的時候也還是找不到,簡單來說就是徒勞無功。 
 
「到了!」 
眼前的商家貼滿了偶像歌手的宣傳海報、專輯預售資訊…等,也是兩人的目的地--唱片行。 
 
佐藤迫不期待的走進了門,尋找著自己想要的東西,不過十秒鐘的時間就在琳瑯滿目的店中發現目標,順手的拿了起來。 
神宮司好奇的看著佐藤手上的專輯,看到封面上有兩個與佐藤年齡相仿的男孩,打著領帶、穿得西裝筆挺,像是要步入婚禮的新郎似的,並散發著一種少年特有的青澀和大人般成熟之間的氣息。 
 
「這是青君你喜歡的團體嗎?」 
神宮司走近,問了問。 
 
「是啊!非常的崇拜他們呢!」 
佐藤的眼中多出了一份真摯的眼神,心中想起了第一次偶然知道這個團體的記憶,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崇拜他們…的勇氣。」小小聲的說著,道出心中最為真切的想法。 
 
「你剛才有說什麼嗎?」 
 
「啊!沒有的!我先去結帳了,老師我先去結帳了!您慢慢看吧!」 
說完,佐藤便向櫃檯匆匆走去。 
 
看著佐藤離去的背影,神宮司徹底的認為這孩子絕對是病了!!!一下了露出奇怪的眼神、一下又自言自語,該不會等一下拿著橘子回來吧…看來有好好問清楚的必要! 
這麼想著的神宮司握緊了拳頭。 
 
--- 
 
當神宮司也挑選完自己想要的專輯後,兩人便步出了唱片行。 
心中滿是擔心和疑惑的神宮司和因為恰好拿到最後一張海報而心花怒放的佐藤形成了巨大的反比。就好比一團黑灰的烏煙瘴氣與一團滿溢著夢幻色彩的氣體一般。 
 
「青君你要回家了嗎?」神宮司問道, 
「恩!但是好像還要買什麼東西的樣子…不過我忘了!」 
佐藤笑笑的摸了摸頭,表示自己又再犯蠢賣天然了。 
 
走著走著,佐藤突然被什麼東西引住了目光,突然停下了腳步。 
站在一旁的神宮司拍了拍他的肩膀, 
 
「青君?」 
 
佐藤回過頭來, 
 
「啊…沒事,那個...我想問問老師您接下來還有沒有事…」 
 
「沒有事啊!怎麼了嗎?」 
 
「那個…可以陪我去一下那裡嗎?」佐藤用手指了一下對街,神宮司望去佐藤指的方向, 
 
「嗯?那裡是--」 
 
神宮司眉頭一皺… 
 
「因為沒有去過,一直想去去看呢!」 
 
發現病情並不輕微!!! 
 
由於佐藤的一鳴驚人,使神宮司的腦袋停止運轉,只有「他想去那裡、他想去那裡!!!」不斷無限輪迴。 
 
「嗯…老師您可以跟我一起去嗎?」 
佐藤撇著頭問,而神宮司則是因為太驚訝而失去了思考能力,在無意識之下輕輕的點了點頭。 
 
接著、佐藤一臉開心的走過馬路,跟在一旁的神宮司則是魂魄都飛了出來似的,兩人又形成了鮮明的反差。 
 
「今天終於來了這裡!以前都沒有機會來!」 
佐藤忽然覺得心臟跳動的好快、好快,心情激動的無法用任何一種言語來表達!此生的第一次!!! 
 
「第一次來遊戲中心!!!」 
佐藤看著遊戲中心的大門興奮的說,心情雀躍無比,另一邊失魂的神宮司倏然回神,看著雀躍的佐藤說道: 
「是去遊戲中心?!不是旁邊那個看起來就閃亮亮散發著不可思議光芒(?)的HOTEL!!!」 
 
「為什麼要去酒店?那裡我已經好多遍了啊!遊戲中心還是比較有趣吧!難道是老師您誤會什麼了嗎?」 
佐藤再次撇頭問著。 
 
「不,什麼事都沒有。」 
神宮司覺得是自己該吃藥了。 
 
--- 
 
兩人進入了遊戲中心後,佐藤便被各式各樣的遊戲吸引,但對於第一次來到此處的他來說,並不知道該選擇什麼。 
 
「那個…老師有什麼想玩的遊戲嗎?」 
佐藤拉了拉神宮司的衣角問著, 
「嗯…那個吧。」 
神宮司思考了會後指著斜前方的機台答道,佐藤便走向那裡。 
機台上有著大大「太○達人」的字眼。 
「沒有玩過這個遊戲呢!」 
沒有經驗的佐藤專心的看著遊戲說明的動畫,但說明尚未撥完,神宮司就投了幾枚硬幣開始了遊戲。 
「直接看示範理解的比較快吧!」 
 
佐藤看著神宮司流利的動作、敏捷的反應,不由得讓人目不轉睛,動作連貫的如同個精密的機械,但快速的動作中卻帶有絲絲柔和,如同ㄧ支動作精心縝密的舞蹈般。 
遊戲結束時,佐藤在一旁用力的鼓掌,說著「您好厲害啊!」等等的話。 
 
「要不要試試看?」 
 
將手上的鼓棒遞給眼睛正閃閃發光的佐藤,佐藤接過了棒子開始遊戲。 
 
本來要點選最簡單的等級卻因為不小心多敲了下而跳到最難的等級,看到連續不斷的節拍便嚇著了,不過經過幾個MISS之後就找到了訣竅,就這樣順利的打完整首曲子,根本不像是個初學者。 
 
「怎麼樣?好玩吧!」 
在旁邊看著整個過程的神宮司不禁讚嘆佐藤的技巧,完全看不出是第一次玩這個遊戲。 
 
「恩!很好玩!」 
 
兩人又去玩了打地鼠、跳舞機之類的遊戲,不過手腳不太協和的佐藤,除了音樂系的遊戲之外,其他用到肢體的遊戲完全無能,而神宮司倒是十拿九穩的大部分的遊戲都還算有些領略。 
 
不過、終究遇到了神宮司的勁敵--射擊遊戲。 
 
原因以下: 
佐藤看到射擊遊戲就興奮的拉著神宮司去玩,不擅長射擊遊戲的神宮司本想婉拒,但是想想搞不好自己不會玩什麼的都是幻覺都是浮雲,便一口答應了佐藤。 
 
「老師,這已經是第五局了,您確定還要再玩嗎?」 
 
變成了這種情況--兩手空空的神宮司和抱了一隻熊娃娃的佐藤。 
 
佐藤出乎意料的擅長射擊遊戲,一局遊戲裡就得到了頗高的分數、而這分數正好可以換取自己想要的那隻熊娃娃,而神宮司的射擊技巧是玩了五局遊戲卻沒有中任何一個目標,五局的分數都是零。 

不甘心的神宮司決定一定要打出一個讓自己滿意的分數,不然他絕對不走!!! 
 
看著連續五局的失敗,站在一旁的佐藤決定讓老師玩其他的遊戲,不然直到他的錢包裡沒錢為止,都不會放棄嘗試。 
有時候這種堅持、還真令人不懂。 
佐藤默默的做出了結論。 
 
在神宮司要投下第六局的硬幣時,佐藤將手擋住了投幣孔,露出笑容,

「用這枚硬幣去玩那個吧!老師您應該比較擅長!」 
佐藤指著前面的格鬥遊戲,神宮司冷靜下來思考,覺得佐藤說的也對,不然再玩下去也不知道要玩到何年何月。

走到機台前,投下剛才的硬幣,便俐落的開始玩了起來,看著對手的血量由多至少,而自己獲取的勝利越來越多,心裡的成就感也比剛才那樣玩的死去活來都沒有得分好,想到這裡,嘴角便勾起了微笑。
站在旁邊的佐藤看著老師微微的笑,便安心了,不然老師可能真的會玩射擊遊戲玩到海枯石爛都不放棄。再說,浪費錢也是件不好的事。

其實對格鬥遊戲沒什麼興趣,而站在一旁也是無聊,佐藤開始觀察起神宮司打格鬥遊戲的方法,像是什麼時候該出什麼招式或是什麼時候該用必殺技啊…之類的。

看著遊戲機的畫面,佐藤想起某一天在車站裡看到一個戰鬥技能MAX的人,他把一個奇怪的大叔打了一頓,打完後又摔啊摔的,摔完以後還坐在上面,感覺超級帥氣的!!!而且還有一句酷炫的臺詞!好像是什麼「痴漢是犯罪的噢。」,而且也有一頭金髮,長得跟神宮司老師很像呢!

等到神宮司玩完後,佐藤也結束了這段有趣回憶的回想。

「青君想要開車嗎?」神宮司突然問了奇怪的問題。

「開車?」

「開賽車!」
神宮司領著佐藤到了他口中的「賽車」前,

看了看,佐藤坐了下來,跟著剛才的慣例一樣的看了神宮司玩了一局後自己嘗試了一遍,覺得真的有種在賽車場上的感覺。一種為了爭奪輸贏的緊張壓抑和放開底限無限飆車的清爽感緊緊混合,這種矛盾卻說不出理由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呢?
去尋找答案吧!佐藤在心中默默的說著。

---

兩人在走往車站的路上,從遊戲中心出來後已是傍晚,紅橙色的夕陽將兩人的影子拉的長長的。

「今天真是謝謝老師了!」

在遊戲中心裡幾乎是玩了一整個下午,而佐藤也忘記了出門真正的目的。

「不,我也玩的很開心!」
神宮司則是開心到忘了原本心中的擔憂。

「對了,老師試膽大會那天有事嗎?」

佐藤走到神宮司面前停了下來,

「沒事啊。」

「那可以跟我去試膽大會嗎?作為今天的謝禮我幫您出門票錢!」

佐藤笑了笑又說:

「請問、您的回答?」


评论(2)

热度(9)

  1. 松山寄以呆毛來發誓ヾ(*´∀`*)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竟然不艾特我(´・_・`)(明明只有一句话(。
  2. 林檎革命以呆毛來發誓ヾ(*´∀`*)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16號方舟
    等我………接…………!O<< 老師真的嚇到以為你要約砲呢…………(。